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发现

你和硅谷百万年薪的程序员一样,都买不起房

2018年08月21日1390镁客网

“小敏,这个月房租什么时候交?”

每个租房人背后都有着一个不断催租、涨租的房东。

根据中国房地产测评中心近日发布的《2018年7月中国城市租赁价格指数报告》,在被监测的35个城市中,有10个城市7月份租赁价格指数环比上涨。

无论是租房还是买房,都已然成了生命中不能承受之重。不仅仅国内、隔着太平洋的美国,也面临着令人窒息的房价问题。

最近,咨询公司Blind调研了13家湾区科技公司,其中包括苹果、谷歌员工在内的近60%受访者表示他们感到工资过低,尽管有六位数的工资却仍然买不起房子,而旧金山平均一套房已超过150万美元。

程序员的烦恼

这年头,如果有房价能够赶超北京学区房,那一定非美国旧金山湾区莫属。在湾区,大部分房子售价都在100万美元以上,这里的房屋买卖是有钱人参与的游戏,而被誉为科技创新圣地的硅谷就坐落在湾区南部。

HBO有一部经典的美剧和硅谷同名,在《硅谷》中,主人公Richard作为创业公司的CEO,平常住的是上下铺,同时为了能有免费居住和工作的地方,还必须给房东埃利希10%的股份。

\

图 | 美剧《硅谷》

距离谷歌总部10分钟车程的克里山托大道上,从近几年开始,路两侧渐渐停满了各式各样的房车。在湾区住房车已经不是新鲜事,比如曾经把家安在谷歌停车场的谷歌员工Brandon,因为房车一事声名大噪。

\

此前一位硅谷的工程师在自己的辞职信中写道:“我们现在合租的房子每月房租是6200美元。如果想要结束这种合租生活,买一套类似的房子,房价大约是270万美元,每月还款额、水费和保险加到一起就是12177美元。这样一年花费146127美元,几乎等于花光了一个人的全部税前收入。”

年初,美国科技猎头公司Hired发布的《北美程序员薪水调查报告》显示,2017年湾区的平均年收入约为14.2万美金。

\

图 | 北美程序员薪水调查报告

所以,这些做着改变世界项目的硅谷工程师,在房价面前,也不得不成为“蚁族”群体。

同时,科技巨头的快速扩张,经济的高速增长带来的生存问题正在考验硅谷“移民”的耐心,选择离开还是继续奋斗,这是一个难以抉择的问题。

根据美国房地产网站Redfin的报告显示,2017年第四季度中,搬离旧金山的人数居全美各大城市之首,网络数据显示共有15489位。

在硅谷,即使是年薪十几万美元的员工也只能说自己勉强糊口。留在硅谷不容易,离开硅谷也不是易事。如果你想从硅谷租辆搬家货车前往洛杉矶,可能需要花上2000美元……

居高不下的房价和生活成本,让硅谷成为众矢之的。

科技公司坐不住了

库比蒂诺的苹果、山景城的谷歌、门洛帕克的Facebook和圣克拉拉的英伟达,硅谷的这些巨头一方面无限制地扩张自己的园区,另一方面又不得不为自己员工的住房发愁。

首先坐不住的就是谷歌,去年6月,Google母公司Alphabet表示要拿出3000万美元为自家的员工提供临时安置房。一向不走寻常路的谷歌,为了能够大幅度降低房租,这次采用的是模块化建房技术(其原理有点类似于我们常见的移动板房)。说来颇为心酸,即便是谷歌的工程师,恐怕也只能住上这种“简陋”的模块房。

\

不过好消息是,去年12月,加利福尼亚州山景城市议会通过了谷歌的投标,批准谷歌在附近的新园区兴建近1万套新住房。

同样应对硅谷租房短缺的还有Facebook和LinkedIn,去年Facebook计划在园区Willow Campus建造1500套住房,面向公众供应,价格比市场价低15%。另一侧的LinkedIn则宣布投资1000万美元,支持Housing Trust Silicon Valley的经济适用房项目TECH Fund。Housing Trust Silicon Valley是个非盈利组织,其目标是在湾区建造廉价住宅。

然而,只要科技公司在扩张,那里的房价就水涨船高,即使是巨头们掏钱补贴,作用也是杯水车薪。

程序员为什么买不起房,可能是选择的问题

在狭长的25英里的谷地,聚集了大约1500家的高科技公司,当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涌入淘金,房价自然被推高。同时硅谷所在的湾区三面环山,一面傍海,这样的地形用来开发商业和住宅用地必然是有限的。而美国的避邻主义和城市规划政策,让湾区建设大量的新住房更是难上加难。

城市规划限制之外,根据此前猎云网的数据分析,发现硅谷住宅的价格同全国风险投资交易数量相关:科技创业公司所获得风投金额和硅谷房价之间存在着同比关系。尽管有部分年份存在特殊性,但总体趋势非常一致。

\

图 | 硅谷风投资金和平均房价比(图源:猎云网)

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硅谷显然不是孤独的。

在科技部火炬中心发布的《2017年中国独角兽企业发展报告》中, “北上杭深”聚集的独角兽企业数量超过84%,而这个四个城市和硅谷一样,也得面对难以言说的房价之痛。

北京西二旗是过去两年北京市租房交易量增幅最大的区域之一,房价维持在每平方米8万元上下。即使租房,区域100平的三居房租也要7500元,无数程序员“月入五万却过得像月入五千”。

去年小米曾计划和万科合作,在北京为员工提供低于市场价的住宅房,可惜的是雷声大雨点小,合作最终因为种种客观因素不了了之。而京东曾大规模宣传营销的员工宿舍,位置在江苏的小镇宿迁,离科技中心十万八千里。

为什么硅谷6位数薪资的程序员买不起房,这可能是一个无解的旷世难题。科技驱动经济的背后,即便是置身其中的主角,也不得不面临被这股浪潮卷走的结局。

逃离硅谷的人选择了新的科技创新城市西雅图、丹佛、奥斯汀,自由的创新氛围、合适的生活成本,让这些新兴城市正在成为下一个“硅谷”。

而逃离北上广的程序员们,又要何去何从?答案很清晰,那些正在崛起的科技创新城市。当越来越多的科技公司向外围扩张,涌入到南京、武汉、成都这样的城市,人才争夺战也一触即发,无论是住房补贴、人才落户还是各种优惠政策,二线城市都显得野心勃勃。就像这些年快速流入到杭州的程序员们,如果在“硅谷”买不起房,良禽择木而栖,不如去往正迎接着下一波科技创新的城市。

程序员们,不如换个城市,不但能买房,也许你还能自己创业。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