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发现

北上广的人,一半在抢,一半在耗

2017年06月17日5310简书

在这寸土寸金的大都市,太多人,白天光鲜亮丽,晚上蓬头垢面。隔着几个地铁站,恍如栖身两个世界。

房地产的广告语:公司在左边,家在右边。画面真美。

曾经,马路的左边是公司,右边是住处,我却是「一把辛酸泪」。

在公司高处推窗凭望,一线之隔,左边和右边是截然不同的景象。左边,高耸入云的写字楼,绿意盎然,湖面波光粼粼。右边,排布紧密的简陋房子,不起眼的小店小摊,一片灰蒙笼罩着。

这条马路,如长长的刀,将不属于这座城市的繁华分割到了旮旯里。

一大早机器轰鸣、车轮子咕噜咕噜轧过,足以把我闹醒。巷子里人声嘈杂,打包一份早餐,汇入城市的人流。

下班后,拖着步子,回到脏乱逼仄的窄街黑巷。40平方的小饭馆,仅有的8个座位未满坐。小伙子在掌管,二十五六的样子。我端起一碗粥,吸溜了一大口。结账的客人跟小伙子聊了起来:“你这么年轻怎么不去外头闯闯,在这赚不了几个钱吧。”他苦笑着说:“没办法,没技术,没能力,就在这耗了。”

纷扰的菜市场,刚下班的女子正在跟小商贩讨价还价,磨了10分钟,省下一块几毛。楼下杂货铺,收银台上一个二十出头的女生,手机播着最新热剧,从早到晚,看得津津有味。

回到出租屋,隔壁门的情侣又在上演未完的争吵续集,强行被卷进漩涡,只觉脑袋嗡嗡。晚8点,不知哪家在开火,油烟熏着我的脸。过一会儿,何处传来傻呵呵的笑声,哪家的,正看着没营养的综艺节目。

晚10点,空气里开始弥漫着的烧烤味,还夹杂着说不上来的悬浮颗粒的味道。借着昏暗的灯光,一盘烤串,几个盛着酒的塑料杯,几个青年男子,趿拉着拖鞋,叼着烟,抿两口酒,表演着看不懂的自嗨。桌脚下横七竖八躺着一些空酒瓶。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