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创业

一个微商的 2016

2017年03月20日9251极客公园

一个微商的 2016-第1张图片-易贝塔

没有任何预兆的,我的一位朋友在今年也成为了一名微商。

这让我有点意外。她家境殷实,也有一份稳定的工作,看上去也不像是特别容易被「洗脑」的那一类人。但从今年 3 月份开始,她开始在朋友圈密集的发布某品牌化妆品的广告,有时候还要亲自「出境」充当模特。

我们关系不错,有一次聊天,她说起近况,原来她已经申请了三个微信号代理销售该品牌的护肤产品,甚至成立了一个小小的公司,方便「发展下线」。现在她的「手下」发展壮大,已经算的上是几十个人的「小头目」。

说起这些时,她挺得意,好像一年时间里,她对所谓品牌、沟通、渠道等等概念都有了很深的了解,也能对「互联网解放个体潜力」之类的理论侃侃而谈。一不小心,我还以为自己在跟事业有成的女 CEO 对话。用她自己的话说,做微商让她变成了「更好的自己」。

你一定熟悉微商的朋友圈套路,我的这位朋友的朋友圈也是一样。在这一年时间里,她每天都在暴力刷屏,不是卖力宣传产品,就是狂撒心灵鸡汤笼络「下线」,再不然,就是晒出自己作为「高级代理」享受的福利——通常是与「母公司高层」一起出席各种「微商大会」、「高端活动」。最近到了年底,她还作为「典型」被邀请到北京总部做分享。

我花了好大的力气忍住吐槽,问她这一年来的生意做得怎么样,出乎我意料的是,看上去她的投入和产出不成比例。这和大多数微商「发家」的故事不太一样。

她大概算是个有危机感的微商代理。用她自己的话说,自己「入行」太晚,2014 年才是微商的黄金之年,那时候的确有一批微商掘金成功。而现在试水的人太多,她能找到的下线无非是那些拥有大量空闲时间的家庭妇女。其中不乏上了年纪的阿姨,她们大多数刚刚接触微信没有多久,开始把现实中的社交圈子转移到微信,对于营销这件事也基本毫无概念。

为此她需要手把手教授阿姨们怎么上传自拍照,当然,主旨是宣传自家产品的「奇效」。这些阿姨有的甚至都没用过「美图秀秀」,所以隔不了多久,她还要组织着代理们学习「如何正确 P 图」。每个月,她们甚至要在微信群里评比「本月最美自拍」。

而对于她自己来说,2016 年她的主要奋斗目标曾经是「成为一名网红」。她当然也体会到了作为一名「网红」能带来的商业回报,更主要的原因可能是,身边的朋友也许不堪其扰,早就不是她的目标客户,她得在「朋友圈」之外寻找消费者了。在她的手机上,除了微信和美图秀秀,各种直播软件也是她最重要的营销工具。她愿意把自己打造成一个美妆博主,方便推销商品,但也不介意偶尔自黑,在快手上,她也时常发布一些精心策划过的搞笑内容。

不过一年下来,各个平台上的粉丝数不尽人意,她也没有像想象中一样「走红」。「现在想成为网红卖东西的人太多了,消费者也没那么傻。」她说。更重要的原因是,微商大概已经和传销挂上了等号。

她倒一点也不觉得尴尬。「我代理的商品不是三无产品,只是想带着大家一起赚钱罢了。」不过毫无疑问的是,她要花费更多口舌去招募「代理」。甚至,代理从她这里「拿货」的多少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她做微商的利润。

这是她不愿意戳破的事实,也算得上自己在「入行」一年里慢慢摸索出的心得。不过她当然不会承认自己「误入歧途」,依然卖力的经营着自己,事实上,相比于微商,她现在更愿意把自己定义成「网红」了。她严格管理着自己在互联网上展现出的所有形象,甚至考虑着放弃现在的工作,找点团队,专门往「网红」的道路上继续打造自己。

一个微商的 2016-第2张图片-易贝塔

我忍不住提醒她其中的风险,但她似乎沉浸其中自得其乐。

聊到最后,她终于说出一点苦恼:不少不堪其扰的微信好友都把她屏蔽,甚至拉黑了。我看了看手机,没好意思告诉她,自己也是其中一个。

评论列表1条评论
压力机
压力机回复 奋斗史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