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创业

我们每个人都是创业者

2017年01月15日6480简书

50天。我一直以为我是一个3分钟热度的人——当然,人生的前二十多年的经验告诉我,我确实如此;其实我是没想到自己可以嗨这么久,还是因为所谓的工作。从第一天进入这个团队开始,大脑几乎没停止过运转。吃饭的时候,上班坐车的时候,晚上回家走在路上的时候,洗澡的时候(当然这个我室友没少诟病)……

野望的路该怎么走?如何令团队的每个人发挥自己的最大潜力?如何达成我们最初“影响人、改变人、成就人”的目标?

这些问题每天盘旋在自己的脑海里,像一首重金属音乐,嗨到爆场——对,因此我常常被自己的想法搞到失眠。

这大概是一篇写给自己的文字。深夜里留了点时间跟自己独处。

这是一篇没有任何写作技巧的文字。但我想写出来,给自己一个答案。

我们每个人都是创业者-第1张图片-易贝塔

可以说,从我下定决心要来玩赚一起奋斗野望的那一天起,我就没有一天不感受到压力的存在的。当然,这种压力不是来源于事业能否做成的外部条件,而是常常感受到自己的不足——几乎每一天,我都觉得自己明天就会被淘汰。正是由于这样的压迫感,我不断逼迫自己向前,想要跑得快一点,再快一点。

这和我之前所处的任何环境都是不同的,我曾经只要稍微努努力就能触及的天花板,再也看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天,1000千米的大气层厚度加上宇宙的浩渺无边,令我之前残存的莫名的优越感一秒钟消失成过眼云烟。我常常对之前的朋友说,我觉得现在的自己像一块随时都会干燥的海绵,我得把自己丢进大海——野望,就是我的大海。

跟朋友刷了两集电视剧就会追悔莫及觉得浪费时间,家里介绍的“爸爸大学同学的留美回来的儿子”打电话来问什么你吃饭了没你下班了没你在干什么觉得分散精力,就连家里的仓鼠也很少放出来玩了因为回家的时候巴不得自己赶紧充充电。

哦,对了,因此这位小帅哥给我留下一句:End the story. Let you fly to your dream.之后就消失不见,直到跨年的时候我爹让我约他出来吃个饭我才反应过来人家早就把我微信删了……关键是最后那条消息我还忘了回……

在旁人眼里,工作是工作,生活是生活。工作只是生活的一部分。

在我这儿,不好意思,生活只是工作的一部分。

在我说要把户口迁到深圳的时候,我妈说,你这样可是代表了你不会回来了。

家里有什么呢?有做了五年的舞蹈工作室,有开了三年的咖啡馆,有天降横财时买下的第一套自己的房子,有安排好的任我挑选的国企、大学老师、电视台记者的工作,以及我所有的避风港和安乐窝。

我妈问我,你想好了?这些都不要了?

不要了,这些,都留给你们养老。我一穷二白重新开始。

以一种义无反顾的姿态奔赴自己的未来,不留后路可以退。因为终于找到了自己想做的事情,所以一切的义无反顾其实都是甘之如饴。

创业嘛,哪里有什么一定会成功?互联网公司大大小小这么多,在市场经济体制下经历激烈竞争而活下来的少之又少。特别是坚持活下去三年五年的,已经可以算得上是人生赢家。有风险吗?屁话,当然有。可就是固执地想去冒险看看。

这算得上哪门子工作呢?钱少事多离家远,对,就是这么脑残的我选择了一般人最不愿选择的工作。

于我而言,这不是工作,我不是为公司打工。

这是我所热爱的事。能够把自己的热爱变成事业已经是一件十分幸福的事了。

能够这样生活,我们每个人都是创业者。

我们每个人都是创业者-第2张图片-易贝塔

每一个创业者都是自燃人。

我们聚是一团火,散是满天星,无论走到哪里都能够bulingbuling的发光体。或许我们还在成长期,还不敢妄称自己是太阳,但是在核聚变的过程里,我们也在不断产生自己的光芒——只要核聚变不停,成为太阳,只不过是时间的问题。

没有人回告诉你接下来该怎么做,每一步路该如何走。就好比你去爬山的时候,你只知道山在那里,山顶在那里——哦,甚至山顶在云层中你还看不见……你从哪条路爬上山顶,你要带什么样的工具,你会遇上什么样的困难,会不会突发泥石流山体滑坡等等情况,你一概不知。因为创业者是从无到有、从0到1的开拓者,我们要走的不是一条前人已经走过的路,而是开辟出一条新的道路出来。最开始是披荆斩棘,然后是羊肠小道,走的人多了才能变成康庄大道。

对,我们是希望,当我们钻进深山老林里开辟出一条路来,能带着更多的人看见山顶美丽的风景。

创造并传递幸福,是每个创业者内心最澄澈的追求。

创业者应该是终身自主学习者。

如果你还像在学校的象牙塔里一样渴望着有老师告诉你该干什么不该干什么、手把手教你这件事怎么做,那么对不起,请先交学费,我们可以帮你培训嘛前提是我们有心情的情况下。哪怕是作为国之根本的教育事业,你去学校也是要交学费的。步入社会,只有自主学习、主动学习。企业不仅没让你交学费还得给你开工资还要为你的成长付出一定的代价,这时候你告诉我:你还需要一个老师?不好意思,大家手头的工作都很多,没时间手把手带你。

别人愿意教给你是情分,要学会感恩;别人不愿意教给你也是本分,因为教会徒弟饿死师傅;别人无法教给你也并不代表你更牛逼,反正你俩都不会,还不如叫上这兄弟,你俩一块儿去学。

学习这事儿靠自觉,外界强迫不来。

这世上只有两种动力:爱和恐惧。

如我们这般的创业者不断鞭策自己向前的动力,也始终是爱和恐惧——因为我们热爱自己的事业,所以渴望尽己所能把事情做到最好;因为我们总是怕自己做得还不够好,所以才会拼命快速学习、快速成长。

知识是值得爱的,学知识虽然耗时又麻烦,但也会让人拥有充实而满足的幸福感。

其实掏心掏肺来说,在你内心深处驱使你不停学习的动力仅仅是因为这样时断时续的爱和满足么?不,不是。

是因为害怕。因为胆小,害怕无法把我所热爱的事变成现实,害怕无法将野望做好,害怕不能做到“影响人、改变人、成就人”。所以在命运的浪潮里不断扑腾,尽力抓住茫茫大海上漂浮的木板,让自己活下去。

在这样安全感始终处于欠费的状态下,会让我们始终想着学点儿什么。学点儿东西,心里就踏实一点。万一哪天真的被命运捉弄一脚被它踹进深渊里,谁会救我?只有知识能够让我编织成绳索,带我脱身。

当然,有人认命,说命运的不公早已决定了你人生的高度。哪怕你再努力,跟命运比起来,你的不断成长不断学习又有什么用呢?

一个人生下来,生在什么国家什么城市?父母富不富帅不帅美不美爱不爱他?碰到的老师什么样同学什么样有没有贵人相助?大学选什么专业这个专业什么时候兴盛什么时候衰落,是在你退休前还是毕业后?你家的房子什么地段有没有赶上拆迁哪一年决定买房手里有几套房?

……

太多太多活生生的例子让我们觉得:哪怕走对了一步,就能少奋斗几十年;哪怕只有一步走岔了,都可能是爬不出的深渊。

使劲儿从寒酸小公司跳槽进了大企业,你怎么知道你不是放弃了阿里巴巴而进了诺基亚?使出浑身解数去傍高富帅追白富美,你怎么知道这故事不是慕容复正在追西夏公主?精打细算终于攒了一笔钱,你怎么知道过两年当你打算买房的时候人民币下跌的速度跟房价上涨的水平就差了一个正负号?

人人都在命运里挣扎,人人都想尽办法试图抓到一点儿确定的东西。可是人生哪里有那么多设定好的结局,就连今天确定的爱情也有可能下一秒就被一个大胸细腰的妹子勾走了魂。

换句话说,哪怕现实如此残忍,命运也还是掌握在自己手里的。

因为你还有知识,还有大脑。这是你在这个不断变化、竞争激烈的时代里,安身立命的根本。

这就是你要保持终身学习的原因。

像是《红楼梦》里的《好了歌》,没有什么你得到的东西真的就是你的。金钱、房子、职称、家庭,莫不是如此。

这个时候,你才看得清成长的价值、知识的价值:它进了你的脑子里,谁都偷不走啊。

创业团队更需要的是自律的人。

制度是死的,人是活的。所谓的制度约定是为了约束那些行动上没有自制力的人;或者说,制度是留给跟随者的——他只是一个烧的通红的铁块挂在你面前,告诉你如果你越过了就会被烫伤。因为没有足够的自律,所以只能被人管、被制度管,你觉得自己四周全是烧热的铁块你感受得到它们散发出来的阵阵热浪,甚至怀疑自己的人生失去了自由。

可是,你称你是自由的?你是有权挣脱束缚和捆绑的那种人么?有的人一旦从轭下逃脱了,他就失掉生之为人的最后一点点价值。

真正自由的人其实是痛苦的。因为他不但要制定出自己的法律,还要做自己法律的法官和审判者——当他违反了自己的规定,甚至要做自己命运的刽子手给自己执行裁决。

创业团队的初创期制度是一片空白,甚至是,由于大家都在开拓新的方向而无法用一个统一量化的指标去衡量团队的每一个人——所以即使有制度,也是不完善的,也是无法针对每一个人的。在这样的阶段,只有高度自律并且以企业价值观为导向的人,才能真正留下来干出结果。因为他们用心中的信仰形成了一把道德的戒尺,他们因着自己对事业的热爱而把这戒尺烧的通红。

2017,think big , do small.

用信仰点亮人生。

作者:邹公子的野望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