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发现

刷单将首次被定为违法, 但惩罚力度可能还是不够

2016年12月25日8000天下网商

人大常委会正在审议的电子商务法(下称“电商法”)草案,首次从以法律形式禁止“炒信”行为,针对“炒信”的罚则也是电商法草案中最高的。

此举将对电商市场秩序的规范起到重要作用,同时值得注意的是,参与草案立法工作的人士对《天下网商》表示,这样的打击力度仍然不够。

刷单将首次被定为违法, 但惩罚力度可能还是不够-第1张图片-易贝塔

刷单、刷信誉、删差评,这些行为都将违法

“炒信”全称炒作信用,是指网络商家通过刷单、刷信誉、删差评等行为在短时间内快速提升店铺信誉度、交易额和好评数。

国家发改委早前曾表示,从调查的情况看,“炒信”已呈现出职业化、专业化的特点,产业链规模越来越大。

“炒信”得以发展出庞大的产业链,是由网购消费的特点决定的。电商交易是一种“不见面”的交易,因而消费者在购物时非常依赖网上信用体系。大家在网购商品时通常会参考信用等级或用户对商户的评价,信用等级高、好评多的商家无疑会聚集更高的人气。

对部分商家而言,“炒信”成了经营店铺的“捷径”。目前一些大型平台入驻商家数量已经达到了千万级别,小规模的新入商家面临着“酒香也怕巷子深”的困境。

浙江腾智律师事务所互联网电商部副主任麻策告诉《天下网商》,电商业内流传着“刷单不一定死,不刷单一定死”的说法。在各大平台目前的搜索权重计算方法下,一家店铺若没有亮眼的信用等级、销售额和好评数,很难出现在消费者的搜索页面上。

被称作“鲜花第一股”的爱尚鲜花,在今年4月挂牌新三板时就曾自曝刷单历史,称公司2015年1~7月的刷单量超过16万笔,占当期销售四成以上。

广东金融学院法学研究所所长姚志伟在接受《天下网商》采访时表示,信用是电子商务交易的基石,而刷单这类炒作信用的行为对整个电子商务秩序造成了巨大破坏。

此前法律中对于“炒信”行为没有明确规定,更谈不上相应的惩罚措施。中国电子商务协会政策法律委员会副主任刘春泉告诉《天下网商》,电商法通过立法迈出了打击“炒信”的关键第一步——“把信用评价这个问题提出来,把炒信、虚假刷单的行为界定为违法。”

同时,立法禁止“炒信”行为,一方面便于加大打击力度,另一方面也将助推信用体系的建设。

中国电子商务协会政策法律委员会副主任阿拉木斯曾提出,信用体系能够为电商发展提供一种有利的软环境。不同于法律制裁和技术解决的事后打击,建立信用体系可以起到防患于未然的作用。

“炒信”最高可罚50万,期待三管齐下

从已披露的草案内容看,“炒信”行为被具体界定为以下几类:

刷单将首次被定为违法, 但惩罚力度可能还是不够-第2张图片-易贝塔

若违反上述规定,经营者将可能面临3万~10万的罚款;情节严重的会被吊销执照,处以10万~50万的罚款。

据中国电子商务协会政策法律委员会副主任阿拉木斯介绍,这在电商法草案的所有罚则里是最高的。

但在刘春泉看来,对“炒信”最高处以50万罚款的打击力度可能仍然不够。

对于刷单组织而言,获得百万级别的盈利并非难事。即使被处以几十万的罚款,相较利润而言依然缺少震慑力。

并且这些刷单组织在被处罚后随时可以“另起炉灶,重新开张”。

本月初,阿里巴巴状告刷单平台“傻推网”并索赔216万元人民币。这是国内第一起电商平台诉刷单团伙的案例。阿里方面强调,之所以提出民事诉讼,是因为现有行政处罚的罚款上限仅为20万,无法给予重罚,唯有通过民事诉讼加大刷单平台涉嫌违法行为的成本。

刘春泉也告诉《天下网商》,目前电商法草案主要是通过罚款的行政手段对炒信进行打击,今后可以探索逐步加入刑事处罚手段和民事处罚手段,三管齐下。其中,刑事手段指用刑法已有的罪名如诈骗罪对炒信进行处罚,民事手段指对“炒信”商家提起诉讼并要求赔偿。

文/天下网商记者 朱玥怡

编辑/段心鑫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